抹茶奶绿

喻文州重度痴迷患者

【喻黄】致光阴

 ※  老友 @若笙 提出的梗,互相接力的最终成品
    ※  奇数为若笙写的,偶数为我
    ※  作家喻×摄影师黄
    ※  一发完结

以下正文:

 01
  
  正是淡季,G市偌大的博物馆里并没有太多人。
  
  其实黄少天并非是经常来博物馆的人,只是这一次,有了些特殊原因。
  
  一份很有名的杂志找上他的时候,他其实并不意外,作为G市有名的摄影家,这样的事虽然不是很经常但也不在少数了。
  
  他看过概要,是一个专栏项目,主题是“寻找失落的时光”大概就是历史相关,黄少天暗自思忖。
  
  他的视线忽然在一行字上定格——邀请作家喻文州合作,届时请您来社交谈。
  
  喻文州吗?黄少天看过那个人的文字,确实相当欣赏,而且那个人几乎没有露过面,这是一个交流的好机会。
  
  黄少天便敲好了回信,果断接下了这个项目。
  
  所以为了找些灵感,他今天来到了G市博物馆。
  
  博物馆里不允许拍照,他今天也就没有带自己的相机来。
  
  他在博物馆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忽地就被一件玉器吸引了目光。
  
  他微微俯下身以平视展品。却看到了透明玻璃柜那一头的人。
  
  那人有着清秀温和的眉眼,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印象,看着就很舒服。此时那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黄少天,对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便兀自走开了。
  
  而黄少天也觉得这不过只是一次擦肩罢了。
  
  02
  
  但他没想到他又一次见到了那个人。
  
  那天在博物馆仅是匆匆一瞥,原本以为仅仅只是一个过客,却没想到他就是这次合作的作家——喻文州。
  
  文起四海,以喻九州。
  
  黄少天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微笑着边摇摇头感叹自己何时变得这么文艺,边伸出手礼貌地做了一段简短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黄少天,是一个摄影师,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请多关照了。”
  
  喻文州也轻笑着握住了他的手——
  “你好,我是喻文州,是这次合作的作家,也请你多多指教。”
  
  “对了,上次我在博物馆好像看到你了。”
  “我也有点印象,我们还真是有缘。”
  
  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双方都留下来不错的印象。
  
  工作室定下的出发时间很快便到来了。
  
  是大晴天。
  
  等黄少天到达机场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早已在候机厅的椅子上坐着。
  
  眼前的青年手上拿着一本散文集,休闲风的衣物以及耳旁的白色耳机都显出了一种悠闲的氛围。
  
  机场旁边并没有高大的树木,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喻文州脸上,也照在了黄少天身上。
  
  他看见喻文州抬起头,朝着他这边挥了挥手——
  “少天,这里。”
  
  怦然心动
  
  03
  
  他有些呆愣地调整好心跳,这真是他不太熟悉的范围,作为摄影家他眼光独到要求高,尚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他默默地想,大概……就只是错觉罢了。
  
  他走上前去坐在喻文州身边,轻快地打了声招呼:“文州早啊你没等很久吧,今天我们的安排是去杭州吧,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好点子?”
  
  “嗯,少天,早上好。没,我也刚到,就打算沿着老城区逛一圈,景点什么的也没意思,到时候还可以求助当地人。”喻文州没有把眼睛从书里移开,这样的做法就给黄少天一种亲密感,把他们直接的距离不自觉的缩小了。
  
  “这样啊那我们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两个人的旅行随性一点挺好的。”他插上耳机开始听音乐,不去打扰身边看书找写作感觉的人。
  
  相安无事,飞机平稳地降落了。
  
  他们的第一站定在杭州。喻文州的意思是还是先在国内看看,最好还是要出趟国。黄少天自然没意见。
  
  他们就沿着老城区缓步而行,偶尔听到几句地道的绍剧,也忍不住相视一笑,眼里都是赞叹。
  
  这一路下来,黄少天零零碎碎地拍了不少照片,而喻文州也记满了一小页纸。
  
  晚上黄少天翻查自己的相册,看到某张图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那是喻文州,逆着光的脸温柔好看,而有风拂起他的发梢,他眺望着远方。
  
  黄少天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又出于什么原因拍下了这张,或者,那只是他一瞬间的心旌动摇。
  
  就像某一瞬间被定格的光阴。
  
  在侯机场的那个疑问又冒了出来,而摄影家的相机向来不会对主人说谎。
  
  04
  
  这时这刻,黄少天清晰地意识到,他对喻文州恐怕早就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了,但真正意义上是什么关系,他自己也不清楚。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不想了明天还有工作,早睡早起我爱工作!
  
  抓狂地挠了挠一头黄毛,黄少天一扯被子就将整个身子缩进了整个被窝内。
  
  纵使黄少天再想睡觉,但他现在精神得很,刚刚又被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扰乱了心绪,因此想要马上睡觉算是不可能的事了。
  
  数羊算了!数羊的话肯定就能够睡了!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黄少天数到3095只羊的时候,他再也躺不下去了。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那张喻文州的照片总是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彻底地将他的思绪扰乱。
  
  喻文州。
  
  伸手,开灯,翻身,开门。
  
  当黄少天走向客厅的时候,他依稀看到了从书房门缝里透出来的温暖的光。
  
  好奇心使然,他偷偷地将门开了一条缝。
  
  在漆黑的落地窗前,一扇木质的深棕色桌子,一盏橘黄色的台灯,一杯放在桌上的微微冒有热气的咖啡,以及坐在书桌前的那个扰乱他思绪的人。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你到底是哪点好了让我这么在意你?扰乱我这个大摄影师的心思是要斩头的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黄大摄影师的内心活动十分丰富,但在实际上的动作却十分的轻手轻脚。
  
  然而他还是被发现了。
  
  “少天?”书桌前的青年疑惑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他发现我了!怎么办啊偷看别人还被别人当场发现,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变态啊啊啊啊!
  
  “诶嘿嘿,文州,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明天不会困吗?”被抓包的黄大摄影师心虚地推开书房门进来,顺带问了一句十分傻的问题。
  
  先发制人!我身为摄影界的机会主义者这个名称可不是盖的!
  
  “今天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就想着趁机赶紧做完比较好,少天也是,为什么现在这么晚了还不睡呢?”
  
  “我我我...我尿急!马上就会回去睡觉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快点去睡吧,我也马上就要去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养精蓄锐好了才能够拍出好的照片哦,少天晚安。”
  
  “晚晚晚晚晚安!!!文州你也记得早点睡啊!明天见了!”
  
  看着黄发青年慌乱地窜出书房,喻文州感到有些迷惑。
  
  ......我是不是吓到他了?
  
  然而黄少天还是失眠了。
  
  05
  
  发现了自己心思的黄少天变得越发肆无忌惮了。在拍喻文州这件事上。
  
  这样的心思简直就像在他心尖上挠痒,忍不住想要再靠近一些,却有觉得害怕,就那样在原地踯躅不前,可那样温暖的感情也还是在一天一天滋长,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要受不住。
  
  他们按照行程游完中国,打算休整一下再奔赴国外的时候,黄少天看着那个名叫“喻文州”的文件夹,一张张翻过,忽地就颇有感触。
  
  最初爱上摄影的时候也是,就好像把自己珍视的那一瞬光阴定格,很久之后回味的时候也还是那时的模样。
  
  而这样看着喻文州,脑海里也是那些瞬间,和他一起走过的路,谈过的话,赏过的景,也还是那样鲜活,心里的悸动也还是那么清晰。
  
  他忽地就不想忍下去,大不了粉身碎骨。
  
  喻文州收到黄少天寄来的影集的时候,免不了惊讶。
  
  这样的感觉在他一张张翻开的时候愈发清晰,到最后也变成了求而有所得的喜悦——全部都是他自己,背景是与黄少天一起走过的山山水水。
  
  他笑起来,修长好看的手抚着扉页上黄少天潇洒的字迹——我喜欢你。
  
  06
  
  第二天在出国的机场遇见时,黄少天认为十分尴尬。
  
  但也只有他认为十分尴尬。
  
  喻文州同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拿着本书阅读,抬头看见黄少天之后依旧用平时的腔调把他喊了过去。
  
  之后一直都是安静的,但在快要登机的时候,黄少天终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喻文州。”
  
  “嗯?”
  
  “你看到我昨天给你发的影集了吗?”
  
  “看到了。”
  
  “那...”黄少天语塞了一下,又问道“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嗯...少天喜欢我,我感到很荣幸。我对少天——”喻文州之后的几个字淹没在了突然的登机通告中。
  
  黄少天只能看到喻文州的口型。
  
  什么?喜欢?讨厌?
  
  “走吧,少天,要登机了。”喻文州将摊开在腿上的书收好,起身提醒处于呆愣状态的黄少天后便先其一步拖着行李箱往登机口走去。
  
  “诶?等等——喻文州——你刚刚最后到底说的什么?!”后知后觉的黄少天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朝着喻文州跑去。
  
  于是喻文州第一次体验到了黄少天的缠人功夫。
  
  “文州~你就告诉我嘛,你最后到底说的什么?”
  
  “文州文州文州,你看我都对你这样了,你就告诉我你说了什么嘛~”
  
  “文州!想吃吗!告诉我你最后说的什么我就给你吃哦!”
  
  “文州文州...”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
  
  但是总是被喻文州用各种各样的语言挡了回去。
  
  “...少天。”
  
  “嗯?文州你终于打算要告诉我了吗?”
  
  “并不是,我只想说,你打扰到我写文章了。”
  
  “...喻文州!你太过分了!”黄发青年深吸了一口气,讲完这一通话后径自将戴在头上的眼罩往下一拉,气鼓鼓地说道:“晚安!”
  
  喻文州看了一眼窗外的太阳
  
  “......”
  
  “唉。”终是长叹一声。
  
  该怎么哄回来呢?
  
  下了飞机后,有专门的司机把他们送往住处。
  
  黄少天看着窗外飞快流逝的景物,带着完全没有播放音乐的耳机,任由自己的思绪沉入他与喻文州的点点滴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心动的,可能是第一次在博物馆互相遇见,可能是第二次见面时的惊讶,可能是当初机场时那个文艺翩翩的喻文州,可能是在这次旅途中看到的每一种样子的,只有我能看到的、拍到的、触摸到的喻文州。
  
  不知不觉间,喻文州在他的心内占的比重越来越大,直到他再也无法忽视。
  
  本来他就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自己没有认真听。
  
  不该对他那么凶的,等待会到了住处就主动道歉吧。
  
  但让他惊讶的是,到了之后是喻文州主动喊住了他:“少天,我给你看个东西。”
  
  07
  
  他们就这么面对面地站在同一间房里,明明是双人间,黄少天却觉得这个房间未免太狭窄了些,压得他缓不过气,心跳都被那人听了去。
  
  而喻文州,就算已经知道对方的心意,在拿出他的私人日记本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紧张。
  
  于他而言,文字是很奇妙的事物,明明是同样的东西,每个人看到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感受,而承载这份心情的,便是文字。
  
  现在承载喜欢黄少天这份心情的,也就是他亲笔写下的一言一词。
  
  黄少天忐忑地翻开那人递来的本子,故事开始于他们的初次认识,而后是他们走过的每一站与点滴琐事,显而易见,这是喻文州的私人日记本。
  
  他觉得这种感觉有些奇妙,就像是从他最喜欢的那个人的眼里看见自己,是他又有些细微的不一样——原来,自己在他的眼中是这样的吗?
  
  一站不缺一站不落,明明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喻文州的每一页日记里都有他,是已成习惯了。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出神了。
  
  他对上那人满是笑意的眼睛,听见他说“我认为我的文字不会说谎。”
  
  而黄少天自然听懂了,他笑道:“是啊,我也认为我的相机不会欺骗我。”
  
  而喻文州走到他身后,环住了他,手指点上了日记本上的某处——那里是一个省略号。
  喻文州的声音响在耳边“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把接下来填完?”
  
  而黄少天微微偏了头,迎上那人的亲吻。
  
  “乐意至极。”








     感谢阅读








     日常唠嗑
     欢迎红心及评论,然后就是...有哪位可以提供梗吗,老梗也不在意(●'◡'●)ノ❤
  
  

【喻黄】大冒险

 ※ooc严重注意
    ※感谢给我提供建议以及帮忙修改的朋友 @若笙
    
    一发完结

    以下正文:

 ( 1 )
  
  在走进商场的时候,黄少天保证,要是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他绝对不会和郑轩他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这样他也不会穿着女装出现在商场门口。
  
  真别扭,黄少天想。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回前一天晚上 。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这是耍赖吧怎么可能是我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是躲过了这张牌的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我吧肯定是弄错了好吗?!”
  
  看着手中的鬼牌,黄少天内心十分复杂。
  
  有的队员,天生就喜欢坑队友,郑轩就是其中之一。
  
  “黄少你就别挣扎了,自己选吧,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刚刚整人看你还挺爽怎么到你了就怂了?难道黄少你是怕了?”
  
  “......郑轩我们还是朋友吗还是队友吗还是吗还是吗还是吗???好吧我选我选我选毕竟我身为剑圣肯定要有信用是吧那么我选大冒险!”
  
  在困难面前我们的剑圣大人没有退缩,而是选择勇敢地面对。
  
  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就是了。
  
  不说以后了,他现在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不对啊,肯定不对。坐在一旁的黄少天想。
  郑轩他们在那边都讨论那么久了一看就是要干出什么大事出来但是怎么可能呢这次队长难得不在一次所以才玩真心话大冒险的这不可能是早有预谋啊等等难道是他们想看我出丑才在那里讨论那么久啧啧啧肯定是了看看他们那激动的手势激烈的讨论还有最后那闪亮的眼神肯定是确定了一个能显示出我的聪明才智的冒险出来来吧我准备好了啊呵呵哈哈哈隔!
  
  ......所以说黄少你到底哪来的自信?
  
  “咳咳,黄少,经过我们的严密讨论,决定对你的惩罚是——”一脸猥琐的郑轩神秘兮兮的将一个袋子递给了他。
  
  “卧槽这是——”打开袋子的黄少天表示很震惊。
  
  在一旁的郑轩卢瀚文宋晓李远徐景熙笑得颇有当年魏琛的风范。
  
  “......我们还是队友吗?”内心复杂。
  
  黄少天:我可能有一群假队友
  
  
  ( 2 )
  
  看到倚在大门口的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第一次出现了怯场的情绪。
  
  是的他现在就想马上跑回去。
  
  但是条件已经不允许了。
  
  因为喻文州看到了他。
  
  你问他怎么知道的?
  
  废话身为蓝雨这么多年的正副队长难道连各自的眼神都看不懂?
  
  
  ( 3 )
  
 mmp看老子回去不弄死他们!黄少天在心里愤愤地想。
  
  
  ( 4 )
  
  “少天怎么突然想到穿女...”喻文州的一句话还没讲完就被横过来的一只温热的手给打断了。
  
  “嘘!!!队长我和你说这件事情不能大声喧哗的!这里这么多人呢要是其中有我的粉丝被她们知道我穿女装不就危险了吗!”眼前的少女哦不应该说是青红着一张脸以极其微弱但又能听得清的声音毫无威严地警告道。
  
  “......哦” 将黄少天的手掰下来后喻文州迅速地将头往旁边一撇。
  
  好可爱,喻文州也红着脸想。
  
  等缓过来后喻文州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要穿女装?”
  
  “队长我不是说了...”
  
  “嗯?”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然后郑轩他们提的要求就是这样真的不是我想穿女装啊队长你要相信我像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要求穿这种衣服呢?!” 眼前的人似乎急着解释他为什么这么出现的原因,殊不知他想解释的人完全听进他的意思。
  
  “嗯,嗯,少天这么厉害肯定不是想主动穿这套衣服,我知道。” 一听就是敷衍的语气,但是黄少天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对。
  
  “那是,还是队长最懂我,哪像他们那群人,天天只知道...”这边的黄少又开始叨叨叨起来。
  
  ......看来女装也不能让少天的话变少。
  
  不过这次他们做的真不错!口嫌体直的蓝雨队长在心里默默给他的队友点了个赞。
  
  ( 5 )
  
  “少天为什么约我来商场呢?”逛到中途,喻文州突然提问。
  
  “因为......啊队长队长你饿不饿?我们现在去吃饭怎样?我想吃叉烧包奶黄包虾饺...”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喻文州看着眼前人明显的错开问题的举动有些忧伤地想。
  
  ( 6 )
  
  当然不能让队长知道,黄少天默默别过了脸。

  只想让你看到这幅模样,这么羞耻的话我才不会讲呢!!!
  
  ( 7 )
  
  “看来少天很喜欢女装?看镜子这么久真的好吗?”  
  “不是不是队长你听我解释啊QAQ”
  
  即便如此他们这天还是玩得很开心,除了经常莫名其妙的脸红和互相错开视线以外。
  
  ( 8 )
  
  那天他们还去了戒指店。
  
  当然黄少天是百般不想去。
  
  当然还是拗不过喻文州的要求。
  
  “少天?你看看这个如何?”喻文州招呼着黄少天过去。
  
  百般不愿的黄少天自然是慢慢悠悠过去的。

  为什么要带我来选戒指啊...难道队长想向别人求婚了?又因为他与我最好所以就答应了今天和我一起出来?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你个傻逼!智障!约他出来干什么啊!老老实实的邀叶不羞出来不行吗!
  
  等到黄少天摞到喻文州那处时,喻文州早已请求服务员将许多款式的戒指拿了出来。

  “来,少天,你看看这款如何?”
  
  “嗯嗯很好。”
  
  “这款呢?”
  
  “嗯嗯也不错。”
  
  “...那这款呢?”喻文州拿起了一枚超级土豪金的戒指问道。
  
  “哎呀队长你就不要问我了好看好看都好看!队长你的眼力我还是信得过的好吗!快点买完然后就回去吧,今天逛了这么久了累都累死了...”被喻文州紧紧盯着,黄少天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少天。” 喻文州喊道
  
  “嗯?”
  
  “我希望你能将你代入进去。”
  
  “啊?”
  
  “我是认为你的品味也很好,才约你一起来这里的。”
  “少天,我是认真的。”
  
  ...哪里不好偏偏要是这里啊。
  
  喻文州左右观望了下,看周边没人,突然拉起黄少天的手:“少天,请你看做是你自己在选你喜欢的戒指可以吗?我对你...”
  
  “不好意思,请问款式选好了吗?”被赶走的服务员突然出声
  
  “...还没有,十分抱歉。”被打断了告白的鱼总十分不爽地回答。
  
  “...那快点哈,抱歉打扰你们了。”来自看着情况不对劲赶紧溜的服务员。
  
  “队长你想说什么?”黄少天好奇地问。
  
  “...没什么。”看到黄少天眼里冒出了诡异的光,喻文州心累的回答。
  
  当然他们最后都选到了一副十分喜爱的戒指。
  
  
  等等,那戒指不就有两份了吗?
  肯定会处理掉的啊~
  
  ( 9 )
  
  黄少天远远地就看到了站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的郑轩几人
  
  “黄少早上好啊,昨天玩得开心吗?”前面几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难得你们这么统一,什么时候把这种默契放到比赛上啊?!
  
  “多谢关心,玩得很好,不过...”黄少天突然扑了上去:“昨天我就想了今天不把你们这群损友弄死我就不叫黄少天!!!别跑!看招!”
  
  “我的天哪黄少疯了!队长呢队长呢,黄少疯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的进入了俱乐部内。

   队员(除卢瀚文)内心OS:啧啧啧喻队都把照片给我们看了看黄少那一脸娇羞样肯定昨天玩得很爽。
  
  守门大爷及扫地大妈:年轻真好。
  
  ( 10 )
  
  然而最后黄少天还是被整了一次。
  
  不过这次特给面子的是他不用穿女装了而是穿熊本熊的超大型玩偶装。
  
  黄少天:我的内心有点凄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而且约的又是喻文州。【当然是偷偷约的而且没有告诉当事人啊!】
  
  ( 11 )
  
   喻文州再次接到黄少天邀请的时候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又说事不过三,商场那时候就只差最后一步了……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次鼓起那份勇气。

饶是喻文州也觉得没辙,又或许,他一直就拿黄少天没辙。
  
  没错,喻文州喜欢黄少天,这个早已经不是秘密了,联盟内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不知道黄少天是情商低还是太迟钝完全没有感受到这点,于是蓝雨的各队员感到很抓狂,为了促成他们的队长和副队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他们共同筹划了这一场完美的活动,但是没想到的是喻文州没有告白,因此他们又整了黄少天一次,反正为了凑成一对什么都可以嘛~
  
  穿着熊本熊套装的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是懵逼的。
  
  卧槽队长怎么在这里?他难道不要去队里吗?卧槽怎么我这么惨又碰到队长了?卧槽他过来了卧槽他看到我了卧槽卧槽卧槽队长你笑的这么苏干什么对着一个不认识的人就笑的这么好...我也是会不开心的啊...队长真是讨厌!哼!
  
  “熊先生,请问我能和你说说话吗?”来人很有礼貌的问道。
  
  in熊本熊的黄少天用力点了点头
  
  哼我就只是想知道知道队长想些什么才不是偷窥呢!话说队长穿今天这身真好看prprpr
  
  “我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喻文州缓缓说道。
  
  卧槽谁?
  
  “但是我认为他并不喜欢我 ”
  
  哈哈哈哈哈哈不喜欢最好,队长是我的!是只属于我的!
  
  “他是我所带领的队的一个队员”
  
  卧槽队长喜欢队里的人?不可能吧我没看见他对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啊!
  
  “他是这个队的副队长”
  
  卧槽我要杀了这个...啊?
  
  “其实我每次都对他有所表示,但他每次都没有回应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次约他一起出去我原来想和他告白,但是想着可能会吓到他所以就放弃了”
  
  为什么要放弃啊!我明明...明明也是...
  
  “但是我很幸运,又有了一次机会”
  “熊先生,不,黄少天,”一直在面前走的人突然转过身,单膝下跪同时将藏在深蓝色大衣口袋里的戒指拿了出来:“你愿意嫁给我吗?”
  
  ( 12 )
  
  “等等你们是早就串通好的?”in后知后觉的黄少天。
  
  “嗯哼。”
  
  “卧槽他们出卖我!”
  
  “少天?” 看着突然将脸凑过来的喻文州,黄少天连忙转移话题
  
  “等等队长,”黄少天看着手上的戒指说:“我那还有一副呢,怎么办?”
  
  “很简单,结婚的时候用。”
  
  “可...可是...唔!!!”
  
  “接吻的时候就别想那么多了吧,少天。”
  
  恭喜鱼总,获得超级可爱的熊本熊以及黄少天各一只!
  
  ( 13 )
  
  蓝雨的队员第二天看到了戴在黄少天手上的戒指。
  
  当然在喻文州手上也有一枚同样的戒指。
  
  郑轩徐景熙李远宋晓:喻队good job!
  
  来自卢瀚文的疑问:“为什么黄少和喻队手上带有同一枚唔唔唔唔唔?!”
  
  然后他们看到了喻文州昨天发的微博:
  
  喻文州 : @黄少天
  谢谢大家 ,
  我和少天在一起了 。^_^
  
  
  还附上了一张两人牵手的照片,上面的两枚戒指自然是闪瞎了一群单身狗的眼。
  
  
     
  

  
  
  
   ( 小插曲)
  
  “哎呀这位帅哥,看你和你旁边这位美女感情如此之好,是情侣吧?拍张照片留个纪念如何?”
     说不定照片到时拿出来还能调戏调戏少天,想到他那副跳脚的模样就很开心呢。
  “好的,如果不麻烦您就谢谢您了。”
  啧啧啧果然是口嫌体直








        感谢阅读








  

       是的我又来唠嗑了!
       这篇其实在码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词叫做女装dalao
       其实我感觉码的时候鱼总的形象完全崩了幸好有若笙及时帮我改回来,在此再次感谢(●'◡'●)ノ❤
       仓鼠那篇文还是会继续码下去,但是更新时间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orz毕竟我还是比较擅长短篇
       日常欢迎小红心以及评论
  
  

【喻黄】仓鼠

  ※仓鼠饲养员喻×大学生黄
  ※ooc严重且有私设
  ※和好友接力的梗 @若笙

以下正文:

        ( 1 )

  G市九月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
  
  
  黄少天认为他最近运气可能有些不好
  
  譬如他现在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而被挡在了地铁站口。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刚刚考上G市大学的黄少天自然是不会因为这点小小的困难打倒,于是自诩机智的他发挥了他的社交满分的能力——求助路人。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可以借一下伞吗?很快的离这里不远只要到公交站就可以了!”拦下一名路人,黄少天礼貌地向他求助。

  艾玛我怎么这么聪明他肯定不会拒绝我的像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还这么有礼貌提的要求也不高而且离这里也不远怎么可能会被拒绝呢?
  
   当黄少天把眼神放到这个被他拦住的人身上的时候,无法否认的,黄少天被惊艳到了。
   眼前的男人身着深蓝色长款风衣,本就高挑的身材显得更为修长,米白色的毛衣以及银白色的修身长裤更是将他显得斯文儒雅,蹭亮如新的皮鞋更将此人的细致展现到极致,当黄少天的眼神慢慢向上最后定格在他的脸上的时候,黄少天感觉自己遭受到了暴击。
   真的,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差点说不出话。
  
  喻文州深邃的眼神直接看向黄少天,修剪得当的发型以及天生温柔的气场将黄少天完全吸引, 就好像无意间放出的一座光牢,牢牢地锁住了黄少天。
  
  “可以哦,”喻文州答道,“但是我要先去一个地方,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去吧,怎样?”
  他的声音真好听,黄少天想。
  
  “......啊!好的!好的好的没问题的十分感谢您能借我伞只是去一个地方不要紧的对了我还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黄少天是今年G大的新生请问可以请教下您的姓名吗?”
  “你好,我是喻文州。”
  
  温温柔柔的声音。
  
  他的名字和他真配,黄少天又想。
  
  
  在走过去的路上很难安静。
  
  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能说的人,喻文州感到他的耳膜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还有还有,一到现在G市的天气就开始总是变了,就像刚刚我明明是看了天气预报才出来的没想到居然下雨了,还是下的暴雨!要不是遇见你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你啦喻文州,对了你怎么不说话了啊?”黄少天问
  
  “没,听你说话感觉挺不错的,”就是太吵了点,喻文州违心地答道,“我们到了。”
  
  黄少天好奇地把头一抬,蓝色的底上赫然摆着五个大字:蓝雨仓鼠店。
  
  进店后才发现这家宠物店的基调主要以米黄色为主,夹杂着一点淡淡的蓝色。

  说实话,这种装修风格正是黄少天所喜爱的。
  像喻文州一样的宠物店,话说回来这个店子难道只养仓鼠?话说为什么要养仓鼠啊明明仓鼠又胖又傻还小根本摸不爽好吗?身为重度撸猫患者黄少天对此表示不可理解。

  不过这个店子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我对仓鼠不是很感冒但是这个也太可爱了吧!简直比得上我家那边的微草猫猫店了就是那里的店长有点神经质...而且惊讶起来眼睛都是一大一小的不然我还真想去那里兼职果然相比起来还是这里...趁着喻文州去放伞的工夫,黄少天的思路又开始控制不住地乱飘。

  直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一把伞递到他的面前才让他的思路稍稍返回现实。

  “抱歉,因为喊你发现没有回应所以还是直接递给你比较好,”喻文州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宠物店内响起,无视了黄少天突然红起来的脸,喻文州又接着说道,“听你的口音像是本地人,那么剩下的路程我就不送你了,刚好现在外面的雨势也变小了,这里离G大也不是很远,那么接下来的路就靠你一个人了,可以吗?”

  “可可可可可可以!!!十分抱歉打扰你了下次有缘再见谢谢你再见!”还没缓过神就看见眼前的少年以飞一般的速度拿过伞就往外跑去,像一只受惊的猫。

  “呵呵。”黄少天......吗?真是一个有趣的人,朝气蓬勃的吵吵闹闹的但就是人太粗心了,喻文州盯着黄少天遗落下来的行李,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

TBC

鬼知道我在码些什么
欢迎小红心及评论,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又有灵感了呢【虽然会一直拖就是了】